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9

为什么我喜欢《实习医生格雷》

September292009

第五季第一集,Georger O'melly的葬礼,最好的几个朋友走到一边,狂笑不止。太tmd经典了。还有什么能更好的表现悲伤么,压抑的悲伤。没有教条的悲伤,用work和sex忘记一切。

搬家了

September292009

一个人开着车,满载着行李,来回搬运了6次,算上最终的一次找教会帮忙开着小皮卡来帮忙搬的床和书桌。新家在一个几乎没中国人的地方,街上到处都是黑人在闲逛。自己晚上开车过去,看着空旷的马路和昏暗的路灯,觉得是不是自己要把自己推到一个这样安静的地方,一整周一整周的不说话。自己不知道跟自己该怎么说。在跟自己说,走自己的路,美特斯邦威。只是心里也知道,这样的寂寞只有自己抗。刘畅跟我说的不多,可是句句说到最痛处,觉得,还是出来过的人才明白。这几天甚至还跟孙大炮打了一个小时电话,接通的时候我都诧异的说:你确定你是孙大炮么。从大学走出来的这几年,大家都变了,会感叹当年的幸运,认识了这么一帮靠谱的人,过着混乱而靠谱的大学生活。而今,各个都已成家,还在为着立业打拼。大炮说,快30的男人了,大家都有紧迫感,怕到了30,没法向老婆老人甚至交代。原来苦恼也都是一样的,一年一年都有不同。还说起当年在学校,说学校学校之间不同,那时候只是装B笑谈。现在觉得,这些不同是没法弥补和跨越的。所以,寂寞也是难免。

曾经不知道成本

September212009

现在觉得,当年选择出来,也许没有看清楚代价。或者说,选择在这么个烂校当学霸,没有真正得明白会失去什么,是不是真正的失去的起。大学的时候,很仰慕能默默安静学习,并成为学霸的人。可是现在,在重新的去估量,这些,我真的能做到么。相当辛苦的一个学年,2个A+, 4个A的成绩,带来的貌似是曾经不曾想到的抑郁的生活。甚至开始在想,当年的学霸们,如果有机会选择另外一种生活,他们还会选择当学霸么。孤独真是无坚不摧,以为自己可以抗,现在想想,也许只是当时很忙,很焦躁,很没安全感吧。想从这里走掉,又不知道这种渺茫的希望在我这个年纪是不是还有得一拼。日子过得很难熬,也许是在国内过的太好了,这里放不下脸皮,自然也就没人搭理你。总之现在这样就是咎由自取加活该吧。。

Yes Man!

September072009

星期六趁着International Affairs的香火,去看了场贵校的橄榄球,一共来了86000人,结果很好49:3贵校大胜。对了,这就是《Yes Man》的体育场~~

没图没真相:

IMG_0410

IMG_0416

IMG_0385

IMG_0389

IMG_0387

更多请看flickr

这是我妈

September032009

我会说“学校”单词 Mama @ 9:06
呵呵,怎么说 StonePark~ @ 9:07
中文就是:斯库? Mama @ 9:07
哈哈 StonePark~ @ 9:07
大概
对吗?Mama @ 9:07
差不多吧,不过那个是小学和中学
大学不是这么说 StonePark~ @ 9:08
,怎么说?我在电视上学的
统称学校呢 Mama @ 9:08
我想想怎么用中文说。。。 StonePark~ @ 9:09
以后你不忙了就每一天给我发两个单词,常用的 Mama @ 9:09

赞我妈啊。。您真是我丫的骄傲啊...

[ps]因为隐私,略去我妈MSN号码...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