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June 2009

回国,公车,王小波以及随笔

June192009

回国已经半个月了,半个月的时间无非是些互通有无之事。谈不上忙碌。在北京和武汉一餐一餐的吃着,好在在北京的时候没有感冒,为国内伟大的社会主义防疫事业添砖加瓦。倒是每每经过地铁十号线,不忘对着无处不在的监视器整整衣袖点头微笑做出Y状胜利收拾,口中念着”Yeah”, 以防将来某时上了CCAV,姿态也不至于太过猥琐。归国Ph.D的生活是奇怪的,猥琐的,断裂的。所以,我就在Pub, Presentation, Papers, A片, 美剧之间交替。

最近一直公车出行,武汉34-36度的天气,对于我这曾经不知公交路数的二人,算是一个考验。懒猫说我“脱胎换骨”了,是吧#(*&^(#...其实,又有啥脱胎换骨呢,说的那么含蓄。不就是穷的。今天明白一句话,品质是穷出来的,气质是富出来的。我没品质没气质,不过一个流氓Ph.D罢了,这个另外再表。回想当年毛的上山下乡,造就了一批天不怕地不怕与人斗其乐无穷的二B, 如今横行于世,毫无气质,以己之二度人之蠢,甚喜甚安。

图书馆翻到的一本王小波的《我的精神家园》。之前看过一段的黄金时代,没有耐心看下去。没办法,我是个俗人,看不进去长篇。(其实看了兄弟和活着这样的拧把作品,也是这几年可数的长篇了)。就如同现在不喜电影,只好美剧一样,短平快的微波炉剧情,一顿饭的时间就能带过,也就足够了。自从第一次扫过微观经济学开始,我就是自由经济学的支持者,这话说的很没逻辑,对,因为我也没看多少经济学抑或是政治学,只是简单的相信个人意志的集体智慧。对于某些集中制所鼓吹的决策效率更高,发展速度更快,更愿意相信是错的越远,知之,不知,既成事实生米熟饭,乃特色乃主义。不表不表。说了这么多,其实说的是,拾起王小波的书,还是相当喜欢的。其中针对蠢人的段段描诉,真是精彩,甚得我心啊!由此,又想抓起罗素的书看去。但是又怕一翻开就看不明了,如同《小逻辑》翻了几页就放弃了。所以,先吼出来,我要读罗素的《西方哲学史》了,让时间来证明我错了吧。

在人人自危的时代,特立独行的都是猪。

这就是随笔。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