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for March 2006

这个周末很糜烂

March272006

每个周末都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,这周就是糜烂了。

整个周末的记忆包括:吃饭,购物,吃饭,睡觉,吃饭,喝酒,打牌,喝酒,看片,睡觉,吃饭。睡了北城吃南成,喝了东城跑西城。起早贪黑,废寝忘食,忍辱负重,努力坚持。有男人,有女人,有酒,有肉。花钱如流水,刷卡如粪土。

既然大家都blog了detail,我就来个abstract的,如上。欢迎转载。

杜欣,一路走好吧

March222006

不知道还能对你说什么了,这一切太突然太意外了。愿你一路走好。希望你的父母能平安地挺过这一关。我现在已经木了,不知道说什么。节哀。

读书取乐

March162006

最近这段时间,过得潇洒得意。每天浸淫在pdf之中十小时以上,单纯而快乐。感念自己还是个爱读书的人。要是什么地方能让我每天就是如斯狂读书,并且还发我这薪水,我这辈子也许就没啥别的追求了。(除了老婆)。表拍我,我自己照镜子也不觉的我张的象书呆子。今天碰到一个在MS工作的同学,据说在做search,每天也在啃papers,同感这种生活紧张充实,活的自在。我也想MS...(表被咱公司人听见。。。fishy可以灭口。。)


阳光,咖啡,某大部头原版书,生活安逸充实,珍惜之。

周末的气氛很诡异

March132006

整个周末都弥漫着诡异的气氛。周六原计划和老黄一起去中关村买硬盘,中午朦胧睡醒只觉天色发黑,穿着小毛衣和很薄的村庄就出门,走出门就傻眼,漫天大雪,依稀还能看见远方天空的太阳。我奇怪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。下午去鼎好买硬盘,席间我去Mc买了杯可乐,回来的时候发现卖硬盘的JJ把我的硬盘螺丝扭花了,再用九牛二虎之力都无法把螺丝卸下来了。于是,我的采购行动暂停。估计也是永远停止了。

当天晚上去和平门吃烤肉,我跟老黄一副衰样无精打采的走进三千里,席间听淼淼的遭遇,甚是凄苦,生活不易啊。感念无论如何,自己依然是个幸运儿。只是当天在座的各位都要好好加油啊。

周日,老黄的机器又挂了,去她家装机。(我是典型的IT民工)。晚上一起杀到东方新天地看《纳尼亚传奇》,竟然能在东方新天地碰见来北京找工作的大学同学。此人远处叫我,由于我的眼神很差,竟然看了半天没看出来。两人站在北京的某商场用武汉话喧哗。交流了很多同学的近况,貌似一个个都很惨,也不知怎么我换工作的事情能传到这个同学的耳朵里(并不熟),然后传说俺是本系工作混得最好的,心中窃喜,脸上还佯装镇定的寒暄。临走,这同学说我说话的感觉变了很多,变得很镇定深沉云云?我是没有觉察出来,问老黄,她也不知。也许是习惯了?真的工作变化有这么大么?

分开以后和老黄去吃吉野家,顺便等电影开场。在漫长的等待中,我们又review了各自若干次情感经历,分析之。然后老黄的结论是: 你应该多谈恋爱,速战速决的那种,把自己练成不败金身,#$@6@#*#^$*@....我狂汗。后来又听说,老黄兄老妈对俺印象不错,我说我老爸对你印象也不错,要不咱们就...?被B4了。:)


最后,纳尼亚不错...

不知道该说什么了

March012006

CET再次挂了, 几乎和上次一样的分, 算下来也就不过两道选择题吧。连续3,4次都是如此了。无言了,关键时刻掉链子说的就是这个。很难再有什么理由为自己做解释了。就这么多。
返回顶部